專訪美術系校友 塗鴉藝術家Candy Bird

Candy Bird (本名:韓君岳)是活躍於海內外的台灣藝術家。曾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等重要單位獎助,發表作品於日本、巴西、美國、泰國、韓國、香港等地。他的創作具有高度渲染力,早期作品面向社會性以及邊緣性,詮釋被主流媒體所忽略的價值觀。近幾年 Candy Bird 的藝術聚焦描寫生命的各種面向,並與自身內在做深度對話,其創作手法也轉向多元,不停實踐新的敘事方式,例如與素人文學或是當代舞蹈的跨界合作。



這是一張圖片
 

文:Arya.S.H;攝影:林廷璋;圖片提供:Candy Bird

建築是承載生活的容器,也是塗鴉創作者Candy Bird付諸藝術的介質。走進廢墟、空屋、私人空間、開放場所,藉由觸摸,一筆一畫,描繪出環境與人曾經的互動、生活感及記憶…….,這種因場域所萌生的直觀感受,難以言喻,卻都是當時最真實的共鳴。筆下的抑鬱社會風景、黑色幽默、人生百態,都蘊藏了每一場邂逅,每一次和空間的內在對話,訴說探索足跡,傳遞他所解讀的城市肌理。

大學時期學的是油畫,會開始塗鴉,是因為覺得空白畫布很無聊,相形之下,建築牆面有趣多了,水泥牆、瓷磚、混凝土、紅磚、木頭,唯有透過觸覺經驗累積,才能找到油漆與建材相融的表情;像是瓷磚防水,得耐著性子多上幾次顏料,完色之後的地方會消失光澤,與沒塗色的亮光處形成反差,效果很有趣。而大部份的廢墟牆面,會因為外層漆脫落,讓內層牆變得非常吸水;也曾遇過灰塵厚到沒辦法畫畫、長了青苔、發霉的牆面,每次遇到的狀況都不大相同,但這就是好玩的地方,塗鴉是一種有機創作,沒有規則、因地而生,可以隨心而畫。

這是一張圖片

對於熟悉的台北,在他眼裡有點髒髒臭臭、招牌也亂亂的,但這是一種生命力,沒什麼不好,它有很國際化的一面,也保有很多小眾的東西,公寓裡的畫廊、獨立書店,甚至是廢墟;只要願意,都可以找到驚喜,Candy Bird很常到溫州街的咖啡館聽店主人放音樂。「希望城市的個性能一直維持,不要消失。」

他的創作多出現在隱密角落,會選擇在這些地方,跟性格和喜好有關,從小發現自己和人群格格不入,喜歡躲起來,喜歡畫一些沒有人注意之處。「或許不是廢棄,只是沒有人管,這種邊緣、沒什麼好失去的態度很吸引我。」他提到曾去過的廢棄醫院,沒有音樂、沒有陽光,書櫃上都是灰塵,地板散落著文件和資料夾,櫃台上掛著一塊延年益壽的匾額,牆上衛教宣導文字也都還在,生活記憶止於過去,卻瀰漫著生老病死的痕跡。他留下塗鴉,畫了兩隻白鳥醫師替一具黃色軀殼動手術,從身體裡再次取得新生。

這是一張圖片

四處走走,任由空間勾起創作想像,Candy Bird摸索出自己和建築歷史、消失記憶連結的方式。「當你把腳踩在土地上,就能感覺到差異,不同於現代時空,依稀間,好像還有零星碎片可以捕捉。」有一次他造訪鐵路廢墟,帶來的衝擊感和醫院又不一樣,有濃濃的工業感,重機械、金屬零件散落,還有一處被架高的修繕平台。他說,站立於其中,覺得自己就像工業時代裡的一枚齒輪,彷彿能看見人們工作的身影。他留意到東南亞籍移工留下的物品,便揣摩他們的心情,畫出一艘船裡面,佇立一位忙著處理手中事務的人。

這是一張圖片


接觸塗鴉之後,逐漸發覺生活中存在著許多被忽視之處,例如樂生療養院、都市更新等社會議題,都引起了他的關注。Candy Bird回憶起早期和朋友前往三鶯部落,參與阿美族原住民守護家園,抵抗政府強迫拆遷,雖然自己沒能真正幫上忙,但事後回想起來,這些過程都教會了他如何認識社會。他笑道,現在心裡還懷抱著世界平等的期待,希望塗鴉成為說故事的工具,但他不求人們一定要看懂得作品裡的訊息,只想讓有相同頻率的人細細領會。

這幾年他啟動了一個聚焦東亞的十年創作計畫”The Others”,結合文學和塗鴉,尋覓擁有邊緣特質的素人作家合作,依循他們筆下的文字為靈感,運用塗鴉,在牆上轉譯人生故事。Candy Bird聊起在日本認識的一個九十歲同性戀老先生,在過去的年代裡,他的性向不被日本社會接受,曾在中國當關東軍,回國後從事電信工作直到退休,而後開始寫作;老先生在一首詩寫下戀愛經驗,講述自己喜歡年長的紳士。老先生豪爽地讓他使用作品,直說反正自己可能也活不久了,對生命的豁達,讓Candy Bird印象深刻。

這是一張圖片


 

另一個主角來自越南,是目前仍在桃園女子監獄服刑的作家陶小媚,Candy Bird透過移民工文學獎認識她。當年透過跨國婚姻來臺,卻不適應在地生活,她在家鄉有男朋友,意外懷孕自己卻不知情,她很想回家。在越南習俗裡,如果妻子犯錯觸怒夫家,他們有權將人送返娘家,她異想天開製造一場小火災,沒想到火勢失控燒死親戚,被判了無期徒刑,她在獄中寫下所有經歷。一則則故事發人省思,也會不定期在網站上更新動態,提供更廣闊的視角讓人們思考生命。

「我不想被定義,所以做了很多嘗試。」無論說故事的方式怎麼變,邊緣議題仍是他的本心。藉由塗鴉,碰觸邊陲,Candy Bird的藝術沒有界線,在人生路上邊走邊畫,就算遇到阻礙也無所謂,只要機緣來了,一切就會水到渠成。

這是一張圖片


 

Profile

Candy Bird 本名韓君岳,華梵大學美術系畢業台北人,1982年生的臺灣知名塗鴉藝術者,從事聽起來酷酷的街頭塗鴉,私底下卻是佛系青年一枚。創作具有極強的識別度,近年來常能看見他活躍於世界,將塗鴉結合書籍、品牌聯名T恤、影像等,演繹出豐富的藝術語彙。

Candy Bird 糖果鳥 FB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candybirdCB/

圖文來自:https://medium.com/%E5%9C%88%E5%A4%96-out-of/%E9%82%8A%E8%B5%B0%E9%82%8A%E7%95%AB-%E8%A7%B8%E7%A2%B0%E5%9F%8E%E5%B8%82%E7%9A%84%E9%82%8A%E9%99%B2%E8%A7%92%E8%90%BD-%E5%B0%88%E8%A8%AA%E5%A1%97%E9%B4%89%E8%97%9D%E8%A1%93%E5%AE%B6candy-bird-2ee6afe8d04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