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向生命作道別

指導:曾瓊瑤老師

B0107069 周思嘉

再見,外公

印象中,大哭一場之後,外公就消失了;印象中,大人都穿著黑色衣服,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印象中,外公是個出現在夢境裡頭的人,真實世界的他不過是被我描繪出來的。三歲時,這個陪伴我走過人生一小段路的人,先離開了。
寬鬆的內衣和黃接的三角褲,大大的臉和摻雜著白髮的黑髮,中等偏胖的身材身上卻沒有贅肉,外公悠閒看著電視,我在旁邊玩「貼貼紙在地板」的遊戲,聽來有點幼稚,那時我剛滿兩歲,好動的女孩和平靜的老人,形成一種莫名協調的畫面。記得沒幾個月後,外公被送進一個奇怪的地方,有好多穿白色外套的叔叔和年輕漂亮的姊姊,還常常聽到他們說一個奇怪的詞:糖尿病。跟著外婆的腳步和牽著媽媽的大手,我們常進出醫院,那是個玩躲貓貓很方便的地方,但在後來,媽媽不再帶我去了,是不是玩得太過火了呢?
外公的離開好沒有真實感,一切似乎不曾發生,但卻的確經歷,小小年紀還沒有記憶,但在看很多錄影帶,也聽外婆說的很多故事以後,外公成為我人生中的一部分,不真實卻很印象深刻。如果再給我與外公道別的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好謝謝他,在我出生是個世紀大胖子時,還堅持說是個小美女;謝謝他年輕時在報社和電台待過,常常說一些智慧的話,也讓我在完成自己夢想的路上,可以時時刻刻都想到外公。也許就像外公說的一樣吧,「人只要先把該修的修完,就可以先到天上玩」,外公一定在某處等著我,期待再見的那天!

TOP
B0111122 陳子新

再見,玩具

每個人童年時總會有虛多玩具陪伴,這些玩具帶著無限的幻想進入我的世界,木塊堆疊成巨大的城牆,象棋就成為士兵守護城堡與神秘寶物,在這混亂的中古時代,我如同勇者般地出現經歷一段刺激的冒險旅程。
時間的跑動,為何天空慢慢出現了裂痕?裂痕不斷擴大直到有一片碎裂掉落,我看到黑暗的顏色,就像深海般如此單戀和純淨的黑暗,我不敢睜開雙眼,許久……當我再次醒來這一切就像夢一般被遺忘。
曾經是那麼的自在,那麼的悠哉,那麼無憂無慮,我望著窗外的天空,好像發生了什麼天災人禍或世界毀滅,但卻跟平常一樣,大家都各自在黑暗中生活著。
我喜歡把一些文具拿來做成各式各樣的東西上課時偷閒,我其實隱約的想起那時的景象,我只希望能再次的謝謝我的朋友們犧牲。
不管多少年,它們永遠活世界上每個角落,每個人和每個心中。

B0109114 傅旋

再見,外婆

準備升上過小一年級的我,當在身邊的親戚都遠赴而來,哭著討論外婆一切一切時,我並沒有太大的感觸,只覺得有幾天沒和外婆一起做些有趣的事了,等她睡飽,再來想想有什麼事可以做,但是後來,我才發現外婆不會回來了。
打從出生起,我人生大半的童年都在關西外公外婆家度過,所以相較於當時在桃園建立事業根基的爸爸、媽媽,他們更像是我的父母親,安頓我的一切。記得小時後尤其夏日到來,外婆總在我入睡前用竹扇輕輕的扇我,以舒爽的微風伴我入眠;後來聽母親說才知道我小時後天氣一熱很容易就起疹子,一癢便無法入睡。還記得當時再怎麼忙的牙醫外公和幫人修改衣服的外婆,總會把我帶在身邊,從沒讓我冷到、餓到,時時讓我充滿了世界都繞著我轉的幸福感,甚至連我頑皮學哥哥爬窗戶卻下不來時所接受到的責罰都令我感到愧疚和那麼一點點的好笑。總之,面對如此好動難以駕馭的我,外婆從來都以陽光正面的方式教導我,而我的童年也因她十分地多彩美好。
直到外婆躺上草蓆的那些天,當身邊充滿感傷之時,她依舊安撫了我的心。在父母帶我看外婆最後一面,我印象外婆輕閉的雙眼慢慢睜開,就像剛睡醒那般,然而抬起了她的左手摸了摸我的頭,上半身因貌似想與蹲在一旁的我說些什麼而微微離開草蓆。如果當時的我知道這是彼此的最後一面,我什麼都不會說,我會緊緊地抱著外婆,而我想說的,相信她都知道。

B0108059 陳俊儒

再見,好朋友

一個燠熱的夏季裡,蟬鳴四起而且此起彼落,似火的驕陽使得校園中每一處都炙熱無比,煩躁和炎熱是這個夏天的寫照,同時,放榜後伴隨而來的雀躍和失落又在這個火傘高張的時節裡,帶來了一種不安份和對未來迷惘的情緒。從走廊一頭信步走來的史帝夫手裡拿著冷飲,臉上全無一點暑氣和躁動,他告訴我今年準備北上避暑去了,我心裡為他高興卻也猜想著日後再見的機會不曉得能有多少。
回首過往,已不記得和史帝夫打成一片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或什麼契機而來的。只記得我們是如此投緣,我們談論的,思考的,掛念的事物都有著驚人的相同,即便地球不為我們而旋轉,但是在我們倆的意志和自信之下,世界似乎是因我們而擺盪,每次聚會時,平常的煮酒論劍早就落入俗套,我們總能在一次次的對話和問答之間逐次進到另一個宏觀的視野,開拓另一種去認識世界的途徑。那時心中想,自己有幸能認識史帝夫,史帝夫也有緣走入我生命歷程之中。不過這一切將在不久之後成為回憶,更多時候對於那時的景況,只能在回首以往時光的一時半刻裡緬懷。
如今,分隔兩地已是事實,令人意外地,我似乎沒在新的學校和新的伙伴之間找到如同史帝夫一般的人。也許我的福份不好,或者又是時機未到,以至於還需一段時間才能碰上像他那樣擁有真知灼見的好朋友。仔細想來,這是和他分離的第三個夏天了,如同那年的夏天一樣,炎熱而且使人心煩意亂,要是能再讓我和他碰上一面,我已經開始期待,另一場暢快痛飲的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