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世代成長的記憶

指導:吳幸姬老師

B0108028華偉富

成長的軌跡
人的成長是會愈發成熟的,縱使我不知道成熟的真正意蘊,我也清楚自己在確實地向它邁進,從只知道任性地向父母要這要那的黃毛小子,長成懂得進退之道的青年,這裡就看得出轉變是多麼的大。
我小時候總是天真地以為自己身邊的每一個人,不論父母、手足、朋友、喜歡的人還是討厭的人,他們誰都不會消失,會永遠地陪在我身邊,但這只是天真地幻想。我的堂哥在我七歲時因車禍過世,我是被父母牽著去參加喪禮的,我當時疑惑地看著遺照跟棺木問母親:「過世是什麼?堂哥他為什麼都一直在睡覺?」母親只淡淡地回答:「他以後都不會醒了,已經去很遠的地方了。我回問:「那我能去看他嗎?」當下不只母親,旁邊所有長輩全看著我,母親很快地將我抱離靈堂並回答:「現在還不行,在很久很久以後你就會看到他了。」我以後長大又參加過幾次喪禮,我才知道當時是怎麼回事以及母親想表達什麼。我的幾句話犯了喪禮的規矩,母親說當我百年以後也會跟他見面。
生與死的差距是無法形容的,即使是天差地別也無法相提並論,大家不可能一直在我身邊,一旦間隔生死便是永別,在我明白這道天塹無法跨越後,我比誰都更珍惜時間、生命。他們不會永遠陪我一起走,只能盡量延長在一起的時間,留下盡量多的回憶,我真的認為這件事比從小學到大學過的知識都重要,也是使自己成長的唯一途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