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向生命作道別

指導:楊瀅靜老師

B0107106 葉怡君

離家之後

    似乎是段漫長的旅行,但又不是旅行。
像看電影似的進入了腦中的場景,手支著臉頰,藏著不小心跑出來的眼淚,努力瞪大眼睛看向窗外,讓內心世界的恐懼無限擴張,車子慢慢的,慢慢的開向了「台北」,像是一條沒有回頭路的線,只能不斷的向前,只要有個不平衡,就會跌進沒有溫度的深淵,那時母親坐在我的正前方,誰也看不到誰的臉,似乎是她在哭又好像是我在哭,已經分不出霧矇矓的是誰的眼睛,窗外的天空也知道似的,大聲的替不能哭的兩個人大聲的哭著,離開家的那一年,我五歲吧!
在出發的前幾天,母親很平淡的告訴我:「你要去跟台北的阿姨住幾天!」,平淡的就像一點都不值一提的小事,然後轉眼間十年多了。我依然在台北,一段小旅程。初進小學的幾年,總愛逢人就說:「我是高雄人喔!」像宣誓似的,我跟你們不一樣!
漸漸的微濕的路面取代了熱的冒煙的路面,不算晴朗的晴天取代了讓人不想抬頭的太陽,來到台北似乎連空氣都有了節奏,離家之後從不斷尋找,不斷宣誓,漸漸的,漸漸的變成了認同,歸屬。現在回到台北,能笑著對自己說:「歡迎回家!」

TOP
B0109141 鄭勝騫

我的家鄉

    現今台灣都市林立,科技進步,且全台灣就有八百萬人居住在大台北都會區,佔全台灣的三分之一,在寫這篇文章時,我也在台北。不過,在這發達的都市裡看部分的人不是土生土長的,我就是其中一個來台北打拼的年輕人。
我來自彰化縣秀水鄉,秀水鄉的北方是彰化市區,南方是鹿港鎮,所以許多觀光客會從彰化市下交流道經過我家門口到達鹿港。我家門前是四線道,代表常有人車經過,一直到半夜,車聲吵的讓人睡不著,我從一出生就住在這,這是我奶奶的祖厝,三代同堂,我的姑姑叔伯都在外打拼,而我爸爸就是跟我爺爺奶奶一起經營自助餐的工作,整個家在地方上很有名,但好景不常,在我十一歲時,因為我爸的債務糾紛,以及婆媳的不合,最後離婚收場。秀水鄉放眼望去都是稻田,我原本居住在郊區的透天厝,離稻田還有兩百公尺,而因為爸媽離婚,我媽帶著我們這些小孩,搬進一間開門就是田的三合院。總之我小時候玩樂的場地絕對跟稻田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從小每天玩的,就是騎腳踏車在整個秀水鄉繞,拿衝天炮炸水溝,炸農田,去牧場玩乳牛,玩養殖場的魚,就是不會去玩方圓一百公尺就聞得到臭味的養豬場。嚇火雞是我非常推薦的遊戲,不過最怕的就是他們住家會養大狼犬,瘋狂的追我們,現在回想的時候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怎麼可以平安的長大。
每個人的家鄉都來自不同的地方,人與人相識就是緣份。不管家鄉來自何方,以前的經歷必定影響你後半輩子的人生。

B0109216 張愷庭

旅行

    我是個旅行者,走在巴黎,呼著每個異鄉人各自吸吐出的孤獨情懷取暖;在夜幕來臨擁抱星星的熠熠光輝沉沉入睡,直到翌日早晨的斜光將我喚醒。
我的旅行是一種暫時的浪漫流放,脫離了平時熟悉的安全地域,把自己放置在一個從未習慣的新生活當中。有點瘋狂、有點妄為,我甚至是個不太勇敢的人。舊地重遊總是傷感,選擇離開也未必感慨;正是因為本身的膽小性格,如太宰治所言:「膽心的人連幸福都會感到害怕,碰到棉花糖都會受傷。」只有讓自己遠離曾經所愛、曾經覺得幸福的狀態,我才真正感到自己所空缺的那些不幸福,其實都是不存在;那裡只是純粹的空著,寂靜無一物。而假設我的出走是離開,那我不曾到過這裡,不曾踏上巴黎這異色之土。
巴黎的街頭很空曠,我嗅著人的蹤跡沿路走著,走累了便停下;走的漫無目的,走的心慌。
回到旅館,一切被擱置;我睜開眼,貼在牆上的明信片瞬間成了我的視景窗,看著看著好似一個美好夢想。於是我閉上眼,明天我又會是一個寂寞旅者,走在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