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初次行旅的悸動

指導:楊瀅靜老師

B0107024林雨宣

那個人

    一只小小背影映入我的眼簾,身體佝僂而消瘦,步伐慢且看似行動不便,在人來人往又擁擠的台北車站,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讓人無法忽視她的存在。
走在台北車站,各個地方的步調都快的讓人窒息,明明是踩著自己節奏的步伐,卻也在不知不覺當中加快了,彼此摩肩擦踵,好像兩人三腳的比賽。不過也在此時,我的腳步緩慢了下來,一個婆婆駝著背,身旁的推車堆滿著各大報社的報紙,白髮皤皤而身形瘦小,粗糙的雙手吃力的拉著推車,婆婆經過了如虎口般的人潮,在通道中間坐了下來。拿出舊舊的零錢盒,還有那不起眼的價目表,這時我才恍然大悟,經過朋友的解釋,我才明白,她就是被各大社群網站轉載,還有媒體報導的—台北車站賣報張婆婆。
原先不以為意,想說就算我不買,也還是會有人買,不差我這一份,想轉身就走。但是在我們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的幾分鐘,絲毫沒有一個人願意停下腳步買份報紙,只是瞥了一眼又「自顧不暇」的走了。也因此,我和朋友決定身體力行,這才知道原來婆婆的聽力和視力都不好,而當時已經是黃昏時候,已耄耋之年的婆婆,這樣的狀況,報紙要賣到什麼時候才能夠賣完?而婆婆又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呢?
也許我們的力量都微薄,十幾元買一份報紙,如果又能夠幫助到他人,又為什麼不去做?張婆婆只是現今社會眾多例子之一,有的被轉載而引起注意,有的仍然靠自己的力量,為的是掙取那一點最基本的溫飽,我們的能力雖然小,但哪怕只是那一點,或許都可以幫助到像張婆婆一樣情況的人。

TOP
B0107064 葉智孝

那個人

    那個臉上和身上有著像是遭受火紋身的男人,那個時常穿梭在汐止與東湖大街小巷的浪子,那個走著走著會突然抓狂,然後大吼大叫,還像小孩小般哭鬧的怪人,那個不管走到哪都讓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瘋子。他是誰?只要是附近的住戶,一定都看過這一號人物,但是有人知道他怎麼了嗎?
也許,在一場災難前,他是幸福的、平凡的,有著穩定收入的男人,說不定還有美滿的家庭。可能,一夕之間,他的家庭發生了火災,奪走了他的家人,他擁有的一切,還有他的希望。雖然自己從火坑裡存活了下來,但一無所有的他活著比死了更痛苦,身上與臉上,火留下來的印記,時時刻刻在提醒著他的不堪。或著,他來回不停的穿梭,只是希望可以逃脫這個殘酷的現實,想著也許這樣一直走可以走出個出口。大概,他突然的大吼大叫、哭鬧,是傷口太痛太苦了,不管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的。然而,沒有人去問他、關心他,我們做的,也只是盡量的閃避他。
回家的路上,前頭迎面而來的那個人,直視著前方,快步的走著。我慣性的自動讓出五十公分的距離、眼神飄移,與他擦身而過。他不認識我,也不知道我,但是我知道他,一句沒說出口的話,在我腦中打轉:「你,還好嗎?」。

B0107086劉念祖

那個人

    生活在這樣多元化的世界中,我們身邊充滿許多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人。有善良可愛的人,有溫柔體貼的人。相對地,也有邪惡可恨之人,更有凶殘自私之人……等等。
遠遠也,還沒看到人就已聽見他那爽朗的笑聲。他是一位白髮蒼蒼,滿口缺牙的八旬老翁。與一般的老年人一樣,他的臉頰長滿皺紋,雙手則是佈滿厚實的繭,身體更是充斥著許多慢性疾病—這一切都在在顯示著:他是一個飽受風霜歲月及歷史摧殘的可憐人。
然而,他的行為舉止卻與他的年齡恰好形成強烈對比!他既沒彎腰也不傴僂,走起路來健步如飛!他對所有事都抱持著「今日事,今日畢。」的積極態度,從不拖延!每每在公共場合時,總會熱心助人。又好比說當他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時,看見身體不便之乘客,總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般地引領那些人迅速就坐,甚至,在他發現有位孕婦上公車時,而身旁的年輕乘客不願起身,他也會義不容辭地把自己的「博愛座」讓給懷孕的婦女。他更常對時下的年輕人勉勵,要他們力爭上游,前途將會不可限量!
在他所有特殊的表現中,最讓我敬佩不已的,莫過於「他總替別人想,不為自己想!」這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儒家情懷,試問:這世上有幾人能做到?但他卻做到了!他讓我徹底地體悟到「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著實是刻版印象!世上沒有什麼絕對的自私,只看你的心態以及是否願意付出!
那個人,不是別人,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人!他,是我的家人,更是我最敬愛的父親!我永遠以擁有這個父親為傲!

B0107106葉怡君

那個人

    人的一生,可能會有許許多多讓你印象深刻,想忘也忘不掉的人,也許是缺了幾顆牙的小孩,也許是熱血易怒的青年,也許是喋喋不休的大嬸,也許是暮年將至的老人,他們從遇見的那一刻起,便住進了你的記憶,伴隨著你直到終老。
看著空白的頁面,思緒漸漸飄遠。陽光赤熱的歲月裡,總是奔跑,好像土地沒有界限,生命沒有盡頭,在無盡的奔跑裡沒有害怕,沒有煩惱。因為我們知道有個地方隨時都可以回去,有些人似乎永遠都會在,門會為了等待一直開著,直到發現隨著時間的奔跑,建築物拆了又蓋,拆了又蓋,空地的牆慢慢築起,越來越高,當迷失方向回頭的時候,才發現,門依舊為了等待而開著,但等待的人已經不在了。
在陽光折射下,閃閃發亮的稻田,似乎還站著一個人,他頭戴斗笠,手拿鋤頭,稟著「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的信念,將一生奉獻給最鐘愛的土地,他也是我生命裡第一個成為永恆記憶的那個人,從我的出生到到的葬禮,好像奔跑完了,所有有血有肉有淚的一生,成為了可歌可泣的靈魂,掌心的溫度一直都在,在記憶裡,他總是對著我溫和慈愛的笑著,一直一直。

B0108036 常庭華

遇見

    我自認不是一個很積極樂觀的人,甚至說是消極悲觀也不為過。過去,因為生活環境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因素,造就了一個這樣的我出現。當然,這對我的生活以及人際關係造成很大的影響,即使家人對這樣的我,給予很大的包容與體諒也是一樣。
而使這樣的我改變的,就是國中畢業的那個夏天,當時正值酷暑,剛畢業的我又很輕鬆,所以父母趁著週休二日的空閒,帶著我們去海邊吹吹海風放鬆心情,我們來到了蘇澳,延著蘇花公路一路暢遊,這裡是一個寧靜但不普通的海,也是令我改變的地方。從蘇花公路看下去,眼前的大海既廣大無邊而又蔚藍得如此過份,彎月形的海灣,浪花的層層拍打,透露出它屹立於此的歲月痕跡。一切的一切都是令人如此感嘆著,對那時的我是這麼大地衝擊。
這一趟出遊之後,我就對於人生有了一種體悟,我審視了過去經歷的生活,並作出改變,希望自己能夠像那時看見的大海一樣包含萬物,後來我便努力改變自我,不斷地奮發向上,讓自己樂觀進取取,對任何事物都保持正面積極的態度,期許自己能藉此成為一位人上人!

B0109144 李卓穎

那個人

    電梯門一開,一位長髮飄逸的大姐姐從眼前劃過,頭髮是帶著咖啡又帶有一點金黃,是柔而直順的。身上的打扮穿著是十分時髦的,身穿著似國標舞衣有著閃閃動人銀白色彷彿星空上的星星衣裳,下半身著的則是超級短只遮到微笑線的迷你裙。一眼望去那位姐姐是瘦得像竹竿一般的,人也十分的高,大約有一米八,讓路過的人不得不多看一眼。
這位「姐姐」好像是本校的風雲人物,常常在走廊上看見他的蹤跡,他在電梯口前扭著他那高瘦的身軀,跳著性感撩人的舞姿,每每見到都覺得這應該是明星的風範,活生生地在我們觸手可及的地方,生活著。
身旁的同學每次經過這裡,總會有著許多的耳語,像是:「他,不是高中讀建中的嗎?為什麼變成這副德性?男不男,女不女的!」這些話或許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但對我這個小大一新生來說,總忍不住揣想,傳到「姐姐」耳中,他會不會難過;還是他早就已經習慣別人對他這樣指指點點的?
其實當身邊有人是穿著怪異或行為出界的,總會被他人關注,這或許是好,但常常會造成不必要的困擾,像我所提到的這位「姐姐」,他真實的性別是男性,在這社會上,男性是不能打扮的跟女性一樣,不能畫妝、不能著裙裝、不能跳性感的舞姿,這些種種把人畫地自限了,使得生活中沒有突破與改變,藉著這位外表極像姐姐的哥哥,我心中存著佩服,他轉變了我們的刻板觀念,也成功的將自己打扮的比時下女性更加的有氣質和特色。

B0109216 張愷庭

那個女子

    有一個背影,直挺挺的落入眼簾,我只能遠遠望著她那如黑夜般死寂的長髮;就像不能觸及到的距離,空間時間被髮絲填滿,我覺得這個女子的氣質不該與速食店螢黃色的招牌做為聯想搭配。並不是第一次看見她,但往往總只得到背影所傳達的一種視覺想像,就像是無法一窺事物的全貌,但早已激起內心的渴望去發掘其他相關。
某個晚上,再度經過速食店,依舊被那纖細的背影氛圍所攫,我鼓起勇氣推開沉重的大門,同時眼珠仍死盯著那女子的動靜,選定好最安全的位子坐下,我自己劃開了她跟我之間不存在、虛幻的空白對話,而我極欲將之騰上一段獨白亦或是對她的想像。我故做泰然的環顧吵雜的用餐人們,卻也暗自希望那女子緩緩腳步的到來。
霎時間,我跟她之間有了聯繫,是再度出現的黑色長髮。女子的體態細長如揚柳,雖纖細但仍不失妖嬈風姿,他繞著整個用餐區踱步,帶著檢視人們的利索眼神,如同第一次見到凡人的仙女,想覺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我看的入迷,無非是那女子的氣質真如同我所預想的一般優雅、自在;但她的衣飾更讓我陷入了奇異中。上身所穿的是件豔紫色綴有些許亮片的短上衣;下半身所著的淡卡其色的七分褲,我怎麼都無法把她跟這兩者之間兜在一起。細看才發現長瀑般的黑髮,實則並不如河面那樣有光澤;而是像燒完的樹枝條,枯死無生氣的僵硬。那我之前所感知到的,究竟是我的美好幻覺,還是女子所散發出的一種誘人接近的天生氣質?在和她眼神相對的前一刻,不知緣由地,我起身離開。空白對話結束。沒有女子的獨白,女子從未消失。
一路上我滿腦的猜想,甚覺應有一個動人的故事與她相襯:女子是個有才華的舞者,夢想一天可以在異國找到與她實力相當的舞團,與之共存。豆蒄舞華的她初嚐愛情,男朋友是個英氣風發的闊綽少爺;而每次約會總在速食店,就只因為他愛吃炸類食物。但女子並不愛吃,她沒辨法吃,舞者的體態不能豐膄,不然美感盪然無存。她看著他油膩的嘴角說著未來兩人一起出國的計劃,總不覺得這樣不衛生,男人手指上沾黏著炸雞的碎皮,比劃著自己遠大的夢想藍圖。此時的速食店是沒了惹人注視的霓虹招牌的家,一個只有他們兩人溫暖的家。年輕人的愛是經不起試煉的陶土,小裂痕最終導向整體的瓦解。一樣是炸雞套餐,冷冽的可樂讓女子從手到身體內部的體溫從此消失不見。男人因家裡的商業利益而轉向其他千金,從此不告而別。她還是每天到速食店等待,等待下一次推開門的雙手再次沾上油膩的炸雞,用極度誇大的方式述說共同的夢想。時間悠長,伊人始終未再現身;但那女子還是確認男人一定會出現,絲綢般的烏黑長髮逐漸斑白,如同每夜思念難熬而落下的眼淚使她憔悴,女為悅己者容,再也無心梳理;只是平常的日子一天天地過,好像沒有所謂了。
故事結束,我為她編織了一個夢,並不淒美也不夢幻;此刻我想起了:那女子並沒有惡臭也無不雅舉止,衣衫總是乾淨俐落但缺乏美感。我才發現她的故事沒有最好或最壞的結局,因為她必定是個有家的人。

B0109227 周書辰

那個人

    走在城市裡,每天每天我走著同樣的小巷,穿過修剪的乾淨俐落的花園,一個轉彎便經過飄著麵包香的胖達人,然後進去買一份早餐,這是我一天的開始。
平常等車時,我總低著頭聽著溫潤的歌聲,有時高昂,有時低沉,像海邊撿到的貝殼般多變,但最近不小心遺失了耳機,在等車之餘便開始觀察起身邊的人們、事物,才發現原來早晨並不是那樣的一成不變,美麗的花園,一大早會有隻小花貓慵懶的躺著晒著太陽,麵包店外面總會有個老爺爺帶著孫子散步經過,而轉彎處的騎樓下,我注意到一位有著銀河星星一樣顏色頭髮的老奶奶,她總是拿了張椅子坐在人來人往的騎樓旁,身旁有個籃子,裡面裝了滿滿的玉蘭花,特別的是小籃子旁豎立著一面紙板,上面用工整的字體寫著,「我是一位八十歲的婆婆,從台南來到台北,我喜歡賣花也喜歡台北」。
為什麼會想大老遠的跑來喧囂的台北呢?她慈祥的臉上並沒有落寞孤單,眼睛裡彷佛住著一個年輕熱情的女孩,沒有一絲混濁。她是個充滿夢想的人吧!從她的眼裡看不出歲月的痕跡,有的只是外貌上的改變,而從台南上來台北,是為了看看孫子,看著櫈子旁的一本舊相冊時,我這麼覺得,因為在她的臉上,我看不到陰霾,有的只有快樂,是個想在台北到處走的可愛婆婆呢!好奇心驅使下,我總是會在經過時向她買一串花小聊幾句,而她也真的是個有著熱情的婆婆,她笑著跟我說要去好多地方,讓我每天的等車時間不再無聊。
幾個月後的某天,熟悉的轉角有著銀河星星頭髮的婆婆消失了,我想一定是又去別的地方旅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