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童年與青春的省察

指導:曾瓊瑤老師

學生作品1
遇見

       在人的一生中會遇見許多的人、事、物,不管是遇見一位特別的人、刺激的事,又或者是一片美麗的風景,偶然的出現在眼前,讓心中漾起不凡的感觸,因此尋到更內心、更深處從未翻閱過的自己。
       當一位有錢人無意中遇見一位窮人散發出的喜悅,他才發現自己高高在上的想法是多麼卑微;當一位想放棄生命的人遇見了一位了重病卻不願失去生命的病人,他才發現有多少人是拼了命的想要繼續活下去,而自己輕生的念頭是多麼無知和愚蠢;當一位認為父母的關心和問候是在嘮叨的人遇見了沒有父母親的孤兒,他才會發現父母親發自內心的關懷與問候是甜美而無價的。
       人生中無預警的遇見不只讓我們了解世界許都不同面,更讓我們認識自己的不同面貌。
       每天都通勤的我為了不要錯過專車的機會,所以天還未全亮就得趕快起床盥洗並準備出門,當我以為自己是算很早起要面對全心一天時,我見到了一位拿著掃把正在打掃街道的清道夫,看著清道夫臉和脖子上和水映出的光芒,想必是掃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了,但現在太陽才微微放出清晨的溫度啊!想到清道夫們天才剛亮就得開始辛苦的一天,讓自以為早起的我顯得自己不情願的心情是多麼不知足!
       稍微看了一下清道夫,才發現他們並沒有因為沒有人督促而含糊的掃過,街上的每一塊、每一寸都是被清道夫認真的整理一番,放眼望去整條街沒有落葉、紙屑、只有讓人感到清爽的乾淨,還是學生的我在課業上卻沒有如此的毅力,能偷閒就偷閒、能玩樂就玩樂,並沒有好好面對自己學生應做的工作,這個早晨不只讓我見識到清道夫的辛苦和他們默默的付出,更讓我了解還是學生的自己是多麼幸福,而面對自己的工作卻是如此的隨便。有大部分的人認為請道夫是下層的工作,但他們認真的精神是很少人發現的。
       一個早晨偶然遇見認真工作的清道夫,我了解到有很多人還是認真的在過日子,我們更該好好面對自己的本分,讓我重新喚起目標。

TOP
學生作品2

遇見
       在某一個暑假,我往常的會回彰化的奶奶家。奶奶一人獨自住在三合院裡,所以我回去她都會特別開心。奶奶會煮一餐像十人份的量,但餐桌上卻只有我們兩個人...
       我們家後面就是海,所以吃飽飯後都會帶我去海邊散步,那裡有台北享受不到的海風、有台北感受不到的風景,此時,我突然看到遠遠有幾個婆婆們聚在一起。
       在彰化的芳苑鄉這個小村莊,裡頭的居民大多都靠一種維生方式,就是-採蚵。所以那群婆婆們都有著大家都知道的代稱,那就是-青蚵嫂或採蚵女。他們在太陽底下帶著斗笠,上面披著一條絲巾然後圍起來綁在下巴;戴著長長袖子的手套,每個人有不同的印花和顏色;腳穿著噴滿泥濘的雨鞋,他們正在「開蚵仔」,這是這裡獨特的風景。
       我拉著奶奶朝他們走去,他們一點也不畏懼也沒起疑心,這裡真的一點也不「台北」!
       奶奶介紹著她們並述說她們每個人的故事,她們每個都超過五十歲甚至七十,小孩都到台北工作了,而他們唯一生活和娛樂方式就是採蚵,因為大家可以聚在一起聊天。但是採蚵的勺子,裝滿它卻賺不到幾十塊,可是她們卻是知足的;但很諷刺的是他們既滿臉皺紋又雙手瘡疤...
       我看見我的手如此細皮嫩肉然後趕緊放在背後,他們講起每道傷痕的經歷,我知道那些都是他們努力後的證明和成功的印記。
       看著他們的汗水,比我從小哭到大的淚還多,我更慚愧了
       我生於台北,環境優渥資源多,還沒打過工的我,只要再大太陽底下超過十秒就喊熱,而他們跟我簡直是天差地別,她們從不抱怨任何事!
       我在他們的身上看見自己從沒發現的地方,突然覺得自己好渺小,因為他們的努力是如此的偉大。
       我為這群採蚵女感到驕傲,她們在我生命中,已留下一種知足而美麗的人生風景。

學生作品3

遇見
       「學務處報告,請二年十一班林彥廷到學務處找學務主任。」,又來了,在走廊上奔走的我,又聽到那聲呼喊,那一個足以奔走校園間,幾乎一星期都沒有屬於自己的下課時間的源由。
       又是一個下雨天!這在秋冬春季節裡的宜蘭,是非常普遍的。對於十六年生活在宜蘭,想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心中總有些不快,但是這就是我高一的全部。
       一進學務處,我一個弓箭步上前,對著主任說:「這是下禮拜活動的名單,對我排出的人員配置有問題再廣播我,請麻煩記得活動結束後要幫所以人記嘉獎,還要印證明。我先走了。」,不等他提問,因我已詳細寫在紙上了。
       約一個月前,禮拜四的午餐時間,我急忙跑來行政大樓中庭,已經有人在那了,是美編組的到了,在我之後是文主編到了。「終於把它生出來了!」,「哇!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耶!」,許多人看到我便說出許多這些話來。我接過我們公關的手上,拿到一本「跨越」,看到之後,我的心頓時飛往天際,望者這一年的成果,此時有人拍我肩頭對我說:「社長,該廣播請各班來拿了。」。
       高一升高二的那一年,在朋友的邀約下,被拉到鮮少人參加的"宜青社"(校刊社)裡。本來是想在裡面睡覺或是看書,因為拉我進來的人就是社長,是他說可以這麼做的。「這一年大標題我和文主編以及公關決定好了。主題是——逝去,有誰對這個有問題的?」,我的朋友在台上嚷著,原本正要進入夢境的我,台下的喧鬧聲把我拉回現實。忽然,我身後傳來一聲強健而確切的浪潮:「用跨越來代替逝去不是更好嗎?」,那一瞬間,我的思潮裡注入了一池活水,所謂審事的角度是為如何,我醒了!
       後來我為了「角度」來擴展心視野,我積極參與他們的討論,我成了幹部之一,日後我的朋友生病了,給我頂了社長,跟大家交流、思索和了解,成長就是這麼回事吧!
       一年是可以過得很快的,有一次他們的活動缺人了,找上我幫忙。活動當日下了一場雷陣雨,或許"美"就是這樣。

學生作品4

遇見
       記得有一年夏天,我們全家到清境農場過夜,那一晚蟋蟀聲十分響亮,月亮是新月且暗淡,正是各式各樣的昆蟲出來活動的好天氣,於是我把握機會,拿著手電筒在無車的馬路上散步。馬路邊的舊式路燈因用的是水銀燈,在月亮暗淡的黑夜中有如小太陽般,空中有上百隻蛾不規則的飛舞著,而地面上也停了數十隻,有紅色的窗蛾、藍色的烏麗燈蛾、綠色的長青水蛾,柏油路有如畫布般染上了各種顏色。
       這時,我遇見了一隻不同的昆蟲,牠的翅鞘暗褐色為底加上橙色斑點,亮綠色的背板,有著與身體同長的前臂,堂堂正正的抓在路燈旁的青剛櫟上,正是台灣保育類動物「台灣長臂金龜」,我慢慢的靠近牠後小心翼翼的抓了起來,仔細的觀察了一番,牠身上散發出陣陣百香果香,牠的六隻腳懸空,試著想抓住什麼而上下擺動,看起來就如溺水的小孩,驚慌失措,焦急的想抓住什麼,結果一不小心被牠那足足有接近九公分的前臂勾到了手,接著剩下五隻腳也跟著勾了上來,每隻腳都有兩個小爪,有如十二根針插在手上,經過一番苦戰後終於將牠請回樹上,在拍了數十張相片後踏上了歸途。
       回去的路上,我已沒注意那蟋蟀聲,我的思慮都在那隻長臂金龜上,想到 牠們的數量正年年遞減,不禁感到惋惜和些許憤怒,在列為保育類動物後,人類的捕捉已減少許多,但棲地的破壞卻日益嚴重,如果有一天有人為了在你的家上蓋自己的家,而把你的家連同小孩一起拆了,你又會做何感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