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自我形象書寫

指導:林彥宏老師

學生作品1

此起彼落的球

       球,是一個不完美的圓體。他以不同的形狀去盡本份,只為完成最後的目標。 他,不一定是實心,但並非無心。他的心,以不同的形式存在,因為唯有如此,他才能夠精準地達成他的目標,完成他的夢想。
       當他是顆羽球,穿著一身漂亮鮮明的羽衣,以極速來回飛行,他不屬於哪一邊,他一心想探索兩邊不同的世界。直到羽翼破損,他才願意落定。
       當他是顆網球,在飛行前的幾次運球是他的預備過程。起身一躍,往一望無際的天空飛騰,然後找定落點降落。在這期間,他計算著是應該奮不顧身向前衝?或是奮力一跳去見識那神秘不知的天空?又或者根本不敢面對未知的結果而左右逃跑?而結果終究來臨,他被迫退回出發地,重新一次起飛與降落。落地時他依然會想著:該衝、該跳、或該逃!他可能會接近夢想,也可能陷入輪迴而徒勞無功,但無論如何他知道他可以再努力一次。
       球是為了不斷探索而存在的,不論你是如何看他,他不曾放棄自己的目標,因為這便是一顆球的使命!

學生作品2

汝身

       女子自從出生便被社會侷限在應有的規範裡。身為女子,便要嬌柔而艷麗,要嫵媚如花一般,這樣的女孩才能令人寵愛。然而,身為女人,就因為是女人,有多少痛,多少苦,是男人無法明白與體會。每月一次的來經,延續生命的生產,那些無法依靠別人只能獨自承受的疼痛,在夜裡一人吞淚的痛,為愛受傷的痛,身為汝身,什麼沒體會過。
       她如一般的女孩子一樣,有平凡的生活,快樂的上學,認識新朋友,與男孩相識,初戀的花甜甜的綻放盛開,散發出純純的芬芳,然而,一切都會被改變。
       那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午後,輕顫的胸口,滑落的淚水,冰冷的唇。一瞬間,世界變了。一切不再單純簡單,一切不再理想美麗。男孩的影子倒映的是一隻獸,狂妄而失去理智,衝動控制了一切,她無法抵抗,沒有力氣抵抗,空氣染上了一股腥,花朵不再芬芳,而漸漸腐敗。淚血交雜,她自己卻看不清,只知道這一片掙扎與難受染紅了一片床單。

      從此之後,世界就改變了。
      
      時間漸漸流逝,對於過往,她也日漸淡忘並放下,只是珍視的便也不再那麼珍貴,反正,這個社會不正是如此?身為女子,蘊含了太多誘惑,是衝動的開關,曖昧的婀娜多姿都是一種本性。光陰如梭,她早就忘了當初是如何愚昧,相信珍惜、真愛,以及那些所有在電影情節中才會出現的對白。她的傷口,看不清,結了痂,被自己看似堅強的外殼保護著,而從未坦白。
      於是,更多男孩出現,仰慕她的外在,溫柔的笑,她的勇敢和獨立,噢不,那是小說情節。他們眷戀的是肉體,貪圖著欲望,緊抓著她每一吋髮絲,她也不再抵抗,這就是男人,沒有愛,沒有付出,渴望著她的身體的每個細胞,每口呼吸,每次眨眼,他都要佔有。

       但是,終究沒有愛。

       像一場夢,醒了。你以為你記得夢見了什麼,仔細回想,卻什麼都記不得。她的身體已經留下太多濫情的痕跡,但她卻不在意,男人不過只是念著這樣的身體,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
      女子的悲哀在於,這樣一個發達而多元的社會,真心卻不復存在。她不甘,因為包覆在一具這樣的肉體之下,她必須體悟到這種支離破碎的酸澀,因為包覆在一具這樣的肉體之下,女子須忍受這些殘酷的衝動,她的淚早已乾涸,再也流不下來,正因為是女人,所以,愛就這麼不值嗎?她墮落,她放棄,放棄自己的身體,任由一切的欲望吞蝕她的每一吋理智,反正也不過如此,從頭到尾,這一切都從未如願實現,那些甜美的夢,隨著泡沫,一個個的消失,殆盡。她隨著他們狂歡,起舞,期待著這樣可以忘記一些現實所帶給她的落寞。

      「也許吧」,她是這樣想的。

      只是……總還存在著一絲的期待的,在捨棄掉身體之後,是不是還能有些什麼?
      
      而這一切的荒誕還是停止了,她哭不出來,卻也笑不出來。心是空的,身體是空的,還有點冰冷。也許世界有一天會有末日,所有存活過的痕跡終究不存在,這些過往成為了她身體的一部分,緊抓著她的心,難以被釋懷,更難被遺忘,回憶沉默著,卻悄悄的滑進血液裡,填滿了整個她,於是那些污血,從此與她共存,成為了她說不出口的一部分,再也不提起。
      
       「過去的我終將成就現在的我」,她這樣告訴自己,試著讓自己好受一點。
     
      於是這樣的汝身,與她,無法分離。

      還是得繼續前進。

學生作品3

我身

那身熱,是一生的快樂
       下課後在操場與同學遊樂嬉戲,沙堆裡的沙子、灰塵混合著自己的汗水,使皮膚變得灰黃骯髒,全身的毛細孔上都覆上一層薄不可見的保鮮膜,是多麼的黏熱!然而眼前的沙堆玩具,與其他小朋友的笑聲鼓動著我雀躍的心,使我樂此不疲。
      
那身美,是一生的驚豔
       洗完澡後的自己總會忍不住在鏡前多看一眼。電影、電視、雜誌上的美麗銅體,問自己是否也能有那樣美妙的變化?
       細微緊緻的毛細孔,剛沐浴後的水珠仍晶瑩在膚上閃爍,滑動得很慢,像時間。胸前些微隆起的乳房讓浴巾緊覆著,雖然身體有了變化,但仍保有童孩的稚氣。常常,我入神地審視著這不可思議的變化,究竟是誰讓這一切呈現?

那身淡,是一生的安靜
      照鏡子的機會越來越多了,每天都在不捨得自己年華逝去中不安,臉頰可愛的弧度沒了,手臂肌膚的軟嫩消失了,就像等待凋零的玫瑰逐漸逝去,剩下的只有漸漸蠟黃的表皮,我不願擦抹多餘的保養品,我知道這是人必經的過程,剩下的活力就留給營養來照顧吧!
      
那身皺,是一生的明證
      而年華毫不遲疑地走著她的快步,我不再有玫瑰的輪廓,也不再照鏡子了。
      我不知道臉上實際多了幾條皺紋,也不知道到底又蠟黃了多少面容,但是看看我那不再白晰的雙手,我知道我已到了人生最後階段,只有老人能獨自享有的斑紋就像宣示著我在世上停留的證明,我曾經美過,而我現在正緩慢掉落,最後一片花瓣。

TOP
學生作品4

疤痕

       她腳趾上那道駭人的疤痕,如柵欄般阻擋外面的世界,使她從原本自信的女孩,變成缺乏信心的女孩。為了掩飾那道傷口,自此以後,每日,將腳趾小心翼翼的包覆在襪子裡才能安心出門。             
       當時她只有三歲大,過年全家人開心的回娘家,父母準備了許多她愛吃的菜餚,就在這頓晚餐快完成時,她一個小鬼頭迫不及待要開始享用了,於是趁大人們不注意偷吃蝦子,但她怎麼也沒想到,她不但沒吃到蝦子,還將碗打破,玻璃就直接刺在她的腳趾頭上,溫熱的鮮血毫不留情地如瀑布般不斷地湧出,父親的怒吼聲、孩子的哭泣聲、母親的尖叫聲,交織成注定會悲哀的樂譜。       
       她母親忘了害怕,抱起孩子送去醫院。沿途中,用一團的衛生紙緊緊地包住女兒的腳趾頭,好像不這樣用力地包住,就會失去她。然而儘管她如此努力,鮮紅的血,仍舊任性地湧出,腳上的傷口的痛,隨著時間的逝去,不斷擴散到身體各處。
      蒼白的臉孔,是鮮血流失的刻度,不知是麻歲藥的劑量太多,或是失血過多,她就持續昏迷了一天。清醒後,她似乎忘了昨夜發生的一切,正想要如往常般,到處遊玩,一陣刺痛,使她深鎖眉頭,當她看到腳上駭人的「記號」,使她忍不住放聲大哭,從小愛美的她,不容許自己有任何的疤。
      
      自此以後她放任自己得來的大大小小傷口,反正都沒差了。

      腳已經不美了,一切都無所謂了,每日用長褲和襪子掩蓋大小不一的傷口,也掩蓋了她原本的信心。

學生作品5

飄泡

       黃金的光,灑在透明的膜上,一閃一閃的色彩不停轉換,若有似無的顏色一波一波、一陣一陣的出現,然後消失……。              
      顆顆無懈可擊的圓,搭載著團團的空氣,四處遊走混入風中,上上下下,順風而來,隨它而去。說它乖巧順從,其實它只是簡單的無我罷了。       
       生來存於空氣,歿於空氣中,何去何從,已不是生存的重點,此刻……它所在意的,無疑是依它而存的圓世界中,僅有的空氣,飄得愈高愈好,因為所擁抱的一切,太虛幻了,無色無味,無形無體,讓人質疑,是否真實存在,所以只能向上飛,乘著它,明白這一切是真的,透過它,享受高度,享受真實……
      只是,雖是個無懈可擊的圓,平滑不已,找不到任何裂縫或稜角,但卻禁不住小小的打擊,一道強勁的風,一隻小小的手指,就能讓它從有轉無。       
      但這又何妨?在破裂那瞬間,「波」的一聲響,為旅程做美麗的完結。外層的薄膜打開,所擁有的,比以往更多。生來存於空氣,歿於空氣,因此,生與死,已不那麼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