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書寫:自我形象書寫

指導:楊瀅靜老師

學生作品1

我身

我經歷了彩虹日、烈陽日、烏雲日,終於成為現在的我。

       小時候每天最期待就是去上學,而笑容就如綻放的花兒般燦爛,大家不停的奔跑、叫喊並揮灑自己的汗水,那源源不絕的活力就像地底冒出的泉水,純淨豐沛。午餐時間是我休息喘息的片刻,那片刻的寧靜,是為了補充早上流失掉的些許電力,並使下午的續航力能夠發揮他最大的功效,下午的到來,代表著散會將臨,而此刻的現在就如大雨侵襲般凌亂,但卻也隨著散會緩慢變成晴天,每天就由這些過程演變成雨後放晴的彩虹,不同的色彩都射散出他最獨特最耀眼的一面。
       低頭看著桌面,佈滿的是考卷,而抬起頭是白花花的文字,耳邊傳來的是千篇一律的道理和課文,就如窗外的烈陽,雖然耀眼,但卻也使人灼傷,腦子裝滿的東西,隨著時間的滴答行走,也慢慢超出他所能負荷的空間,而肩上的沉重使走在回家的路上是如此的緩慢難行,心裡的壓力也被烈陽曬出條條痕跡和傷口。
       年齡的增長伴隨著無形的難關,每走一步都不再輕鬆,每說的一句都不再簡單,而每一個笑容也都不再純粹,背後的每一面都有不同的需要和必要,就像烏雲,要是一散就是晴天,要是一聚就是雨天,每一舉動都決定著天氣的變化,心情也如烏雲般陰陰鬱鬱的,無法來個痛快。

學生作品2

我身

我經歷了靜水日、混濁日、淨化日,終於成為現在的我。

靜水日
       從小我就像一片湖水清澈寧靜,有些人會在湖水旁玩耍、嬉戲,總會不小心踩到湖水;清澈的湖水能倒映岸上的事物,湖水旁有夫妻在打鬧吵架、深深的映在湖水上,或有人厭倦這湖水,就在湖水旁喧吵,指責湖水,或憤然地拿起石頭砸湖水,湖水寧靜時,觀看湖水的周圍大小動態,每一件事都深深的映在湖水上,湖水原本是平靜安祥清澈的水,湖水旁太多事物影響湖水的寧靜和清澈度;小時候不懂事,在父母的房裡聽見憤怒、高亢的怒吼聲,及東西碰撞的聲音,小時候只是覺得這些刺耳的聲音很可怕,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混濁日
       上了國小,從不學好,只學壞,常跟班上的小壞蛋一起作亂,因為父母工作繁忙,沒有太多的心力與時間盯著我,使我變得不愛上課,作業不寫,到處玩耍,變成一個讓老師覺得很頭痛的人物;上了國中,不知道為何自己開始自悲,臉上缺少了笑容,不跟班上同學說話,成績永遠都是班上的最後幾個,回到家,不敢拿成績出來給父母看,家裡的哥哥姊姊看到我的成績,憤怒的指責打罵我,變得我越來越放棄自己,厭惡自己,也討厭周遭的人。
      上了高中,希望自己不管以前的事、物從新開始,但一直沒有成功,反而讓自己越黑暗,許多事變得過份的要求自己,為何自己做什麼事都沒有別人好?開始對自己不好,處罰自己,以處罰自己來減少自己的自責,越來越覺得眼前的事物好模糊,迷失方向,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摸著自己的心,看著自己的心,好像混濁,看不清裡面有什麼,如湖水被汙染混濁不堪,看不清湖水裡的東西。

淨化日
       混濁的湖水不能喝,也不知裡面有沒有魚,但是要讓一片湖水從混濁變清澈,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高中時我己在黑暗中迷路,找不到路,輔導主任開起微亮的手電筒找迷路的我,但是主任並不帶我走出去,她把手電筒交在我手中,叫我自己從黑暗中拿著微亮的手電筒自己去找尋出口,但是拿著微亮的手電筒,能見度很低,在走的過程中,總是會遇到岔路及小碎石、坑洞,因為手電筒不夠亮,所以照不遠,也不知道前方會遇到什麼,跌倒是常有的事,真希望手電筒能再亮一點;混濁的湖水要怎麼變清澈呢?現在的我如何淨化我的湖水,我正在尋找中。

學生作品3

我身

我經歷了風箏日、火輪日、明鏡日,終於成為了現在的我。

風箏日
       我的童年是一只風箏,在有限的高度,等待一陣對的風,恣意飛翔,無拘無束。對我而言,生活是一次次新的體驗,每一天的開始總是殷切期盼遇見不同的新鮮事,而每一天的結束也總是嘔氣於時間的短暫。
       那時,所謂的升學考試只是傳說,不是畏懼。經濟壓力是什麼?我只管拿得零用錢就夠了。自殺!玩樂的時間都不夠了,更沒閒工夫尋短,而死亡本身便代表了玩樂的終止,永恆的無趣。
       而一群年紀相仿,身穿同校運動服的小鬼頭,在下課短短十分鐘內,相互追逐、嬉戲,沒有猜忌,便是單純的一群小朋友打鬧,這樣的畫面是如此和諧、珍貴。
       時間流逝的速度之快,對那時候的我來說更是能深深的體會。我們總是全心全力投入於每一次的遊戲,因為時間寶貴,沒有人是不盡情去玩的,對我而言,這即是生命的全部。

火輪日
      當我告別童年,進入中學階段時,便代表我進入了人生中最枯燥的階段。
      弔詭的是,身旁的同學竟然絲毫不以為意,而我也開始迷信升學傳說了。從前與同伴遊戲,到了中學卻成了與同學悶在座位上看書。玩樂,在這個階段是不需要的。
      但即使在這段如此無聊的日子,我仍試圖做些特別的事情,來消磨時光。我總愛惡作劇,整得同學又氣又好笑;我也時常做些蠢事,弄得自己啼笑皆非。
      中學朋友覺得我是個直接又熱情的人,像顆太陽一樣帶給他們歡笑與溫暖。我不記得是如何變成這樣的人,只知道我想讓自己的生活能更有趣。

明鏡日
       成年是什麼感覺呢?其實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對我而言,成年意謂著一大堆的責任與負擔,心智上的成熟,對精神、對心靈其實是痛苦的鞭笞。
       高中的最後一個月,那時的我早已成年數月。同儕們相約考駕照,迫不及待的說好要去那玩,我心中想:我又沒錢買車,考駕照有什麼用?但我最後竟然回應他們:好啊!等我考完駕照,我就存錢買車。
       我漸漸地不願把心中所想表達出來,就迎合大家的想法和意見吧!或許這麼沒主見的表達方式會讓我失去許多機會,但,我不在乎。
       有時我真像面鏡子,只不過,我照的不是別人,而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人。當別人想看到的,說別人想聽的話,往往能把傷害降到最低。
       其實我也渴望心如明鏡止水,但那是不可能的。人這一生似乎注定為雜念牽掛。剛成年那幾個月,我的感覺像被突然交待重任一樣,壓力纏身,喘不過氣。
       後來想想,與其當個只會說好聽話的鏡子,倒不如當個可以知得失的鏡子還比較有用處吧?
      我想我太惶恐未來,只看見成年後的責任。做一個凡事都順著別人做的人,這樣的人生也沒有什麼樂趣可言。我的大學生活才剛開始,屬於我成年後的生活才正要展開,當個知得失的明鏡,照耀自己與我所有親人的未來。

TOP
學生作品4

我身

我經歷了汗馬日、忠狗日、懶貓日,終於成為現在的我。

       汗馬日的時期大致落在我國中以前,那時的我比現在的我還衝動、好勝心強,對任何事物皆抱持著好奇心,當過班長和各式各樣種類的幹部,也熱愛體育的項目,時常參加各種大小的比賽為班上爭取榮譽,所以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真是像極了一匹放浪不羈的馬兒,在戰場上帶領了後頭龐大的軍隊往前衝,我覺得當時的我,應為自己多拉拉馬車,多看看別人的優點,因為如果自身一味的只將自己處在高位,其實最終會活得很孤寂,所以漸漸的我也改變了自己。
       到了忠狗日的階段,大致是我在國中到高中的時期,我交到一個我今生難忘的摯友,我們是在高一認識的,我們經常一起分享音樂,談論人生哲理,因為我們同樣是神秘學的愛好者,所以很快的,我們成為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她很快的融入我的圈子,真摯的友情在我們之間處處,為何取名「忠狗日」,因為我對待她很好,雖然她是我朋友,但我相當聽取她的話,有時我覺得她像是我生命當中第二位母親,猶記得在指考期間,我們說好一起考取中文系,後來她考取了屏東某大學的中文系,我考取了不是中文系,而且距離她的學校相當遠,此時此刻我感到淡淡的憂傷,不知道我們的友誼是否一如往昔,但她仍然很關心我,任何虛假在感受到她的熱情與熱心之後都會變得真誠。       
       接下來是懶貓日,就是我現處的大學階段,我突然很想恬淡自然的生活,比較不會像童稚時期那麼好競爭,做事比較緩和,行為舉止相對的也比較慵懶,當然體力也不像從前那樣的好,那樣的突出,自從身高沒有再往上長以後,身和心都和以往的我不太一樣,所以我現在已不是幹部,偶爾會充當一下文書之類的工作,人也變得比較內向和安靜,我希望往後的生活也能一直追求這種穩定的感覺,少有急遽的變化和波動才是,因為現在的我喜歡在角落旁看見別人的人生百態,作為充實自我的來源,這一直是我所追求的。
      經歷了這三個階段不同的變化,我覺得我的人生有著很大的變化,我也嘗試過扮演不同的角色,這使我有一段豐富的生命體驗。

學生作品5

我身

我經歷了蝸牛日、潔白雲朵日、蝴蝶日,終於成為現在的我。

       從小出生就像蝸牛的軀體,柔軟但脆弱,慢慢的爬行,慢慢的摸索剛看見的世界,當遇見新奇的事物時,就伸出觸角去體會,但在童年時,父母的離異,使我碰到人群及困難事物和不想面對的問題時,就縮進自己的軀殼中,與外界隔絕,身體與心裡的脆弱,將自己封閉於殼中,以為安全且堅固,卻不知外頭的任何一個力量都能夠遲殼與軀體一同毀滅。
       進入國、高中時,身體與心靈開始發展,接觸更多的人,體驗更多的生活,到處隨風輕飄,到處變換個性、創造個性,如潔白雲朵般還沒有受到現實社實社會的汙染,能輕鬆的隨風飄,也能變換無窮造型,不停的變換自己,再不停的找尋自己,又繼續的變換自己,有時變換成溫馴的綿羊,一會兒又變換成猛烈的老虎,是一個充滿不穩定的階段,像雲一樣的捉摸不定。
       到了穩定時期,經過蛹努力而奮力的破蛹而出,成為一隻蝴蝶,經過幼蟲的拼命、蛹的奮力,不斷的找尋自己,等待翅膀的硬化,變得更加堅強,揮動翅膀繼續為自己而努力,努力覓食,闖蕩生活,為目標而飛翔。
       經過蝸牛日的爬行,體驗過雲朵的變化無窮,成為蝴蝶可以往目標飛行,體會生命的成長、脆弱,體會長大的興奮,而成為現在的我,更往生活、生命體驗繼續飛舞。

學生作品6

我身

       我經歷了初犢時期、獵豹時期、河馬時期而完成了現在十八歲的我身。

       在初犢時期,就如字意一樣,像一隻剛出生的牛一樣,對世界充滿好奇。那時的我只有國小四、五年級,做任何事從沒想過後果,只想知道自己想了解的事物,並從不畏懼困難,對於學校的教學,總是想全部再親手做一次或理解,回到家也總是告訴父母今天學到了什麼,之後又跑到附近的田地尋找一些沒看過的昆蟲、動物,回到家之後又問父母今天所發現的生物,那是一段快樂的童年,也是我的初犢時期。
       在獵豹時期,因為有了課業壓力,必須讓自己訂下目標,並且全力去達成,就像獵豹一般的去獵捕目標。在那時期,學生的本分就是拿到好成績,在父母的壓力下而去得到成績,而獵豹則是在饑餓的壓力下獵捕目標,那時的目標卻是父母訂的,而自己也想不出自己的目標,那時期的自己並不開心,但未來太過於迷惘,只能狩獵一個虛無的獵物,不斷的在草原跑、跑、跑。
       在河馬時期,跟父母溝通數年的獵豹變成了一頭河馬,只在自己喜歡的河水生活、游泳,那時的自己只做自己想做的事,卻又不像初犢時期那樣,喜愛自己的生活又帶了點懶惰,只要遇到不想接觸的人、事、物就盡量的避免,父母對於自己已經沒有太大的要求,但希望我有自己的目標,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變成了一個特質,那時的自己大概高中吧,而現在的我,還在摸索、等待,塑造新時期。

學生作品7

我身

       我經歷了積木日、毀損日、組裝日,終於完成了我身。

積木日
       我的童年過得很精彩,雖然每逢段考日,我就會被關在家裡乖乖地念書,但剩下的天數,都過得還算自由。不過我最常做的事,還是拼積木,拼拼圖,每次只要完成一樣作品,我就會很高興,也很有成就感,我覺得人就像積木、拼圖一樣,需要去嘗試,然後慢慢的一點一點去擴大,人生就像這樣,從最基礎的開始,然後擴張,我雖然在功課上沒什麼好表現,但我很喜歡動腦袋,我喜歡思考。
       國小六年級前,我過得無憂無慮,沒煩惱,還有我喜歡去嘗試新東西,挑戰自己的不可能,明明怕得要命,卻裝作很大膽,喜歡當領導人,做任何事情絕不退縮,這就是童年外向的我。

毀損日
       在童年過得很逍遙的我,到了年少時期整個就很沒辦法適應,我的少年時期,國中和高中,都過得相當矛盾,開始不想和別人有交集,害怕面對人群、自閉,胡思亂想的情況變多,國中和高中過得並不快樂,每天早上六點半就要搭專車去學校,一到學校老師就要求開始唸書,偶爾還會考試,而每周小考的成績,還會印給家長看,而且還是全班的排名,考得不好,老師還會打人,打到後來,我都很想直接跟老師說把我打死算了,沉重的課業壓力,還有朋友之間的問題,逐漸讓我變得無感,讓我變得冷冷的,這些狀況在我高二以前最嚴重,雖然高中不會打人,但我害怕的卻是自己的未來,未來該怎麼去規劃,未來到底我會變得如何,每天都在擔心這些,但是在高三,我放下了很多事,我只有一個目標,我想成為有用的人,我想慢慢的把以前的事一個一個去釋懷,我想變回開朗的自己,現在雖然才來大學快一學期,但我回想少年時期的日子,真覺得我活在煎熬裡。

組裝日
       現在的我雖然還沒辦法把自己放開,但我覺得我現在很快樂,我在努力的改變自己,讓自己去融入大學生活,就像一個被摔,而分開的積木一樣,正要重新拼回,拼回那個快樂的我。
       經歷了這些,我覺得我自己有在慢慢的成長,懂得去規劃,懂得去衡量輕重,我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能找到更多自己的價值,找到自己的歸屬感,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找回最當初的自己。

學生作品8

夢書寫:最真實的一場夢
       「快跑,快跑,就算累也不能停下來!」腦海中只有"跑",腳下踏的是中古世紀歐式的那裡石材樓梯,周圍是充滿浮雕的華麗牆壁,卻無心欣賞。對「我」來說,那些只是跌倒時,支撐重量的扶手而已。喉嚨像火燒般疼痛,可是身後又不停傳來「達、達、達」快速的腳步聲,根本不敢休息。迴轉的樓梯,高高的小氣窗、氣味難聞、總是忽明忽閃的火把,所有的一切都讓人感到暈眩。我在膝蓋發出最後一聲哀鳴前推開了一扇離我最近的門,然後我看到了──燈光昏暗的地下無人停車場。我快速的跑出停車場電梯,準備從車道逃離這個鬼地方時,皮鞋與水泥地接觸的聲音從我前方傳來。我躲到一台車的下方,雙手死死地摀著嘴巴,希望讓自己的呼吸聲小一些。腳步聲漸漸變小,這讓我好過一點.突然,一連串夾雜哭腔的大喊迴盪在停車場後又軋然停止,接著「啪擦、啪擦」皮鞋踩在某種濃稠液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不管在醒著還是夢中的生活,我都還是我,會哭會笑有情緒,有相似的習慣。但在夢中,外在的一切可能是跟"正常"世界完全不同的,我可能會因為在非現實,心態過得無所謂。但我想整體應是不會有多大差別的吧。
       在現實的人生和夢中,我們的行為或生活一樣,也可能全然不同。但夢畢竟醒了就沒了,消散了,可以在夢中體驗不同的人、事、物,但不能陷太深。「人生如夢」、「人生如戲」這般的句子,倒不如說我們在那些夢裡、戲中追尋著不現實的自己,和更加更加自由的劇情。

學生作品9


學生作品10


學生作品11


學生作品12


學生作品13


學生作品14

我身

我經歷了珍珠日、鑽石日、黃金日,終於成為現在的我。

       純潔,乾淨是一般普遍大眾對小孩的第一印家,而我也不另外,從小到上了小學,我的生活周遭,就像牡蠣遇到了沙而斷的結合成的珍珠,我就是在家人幫我阻隔危險的清況下長大,我的家人就是那牡蠣,我就是永遠在牡蠣中心的珍珠,那樣的潔白、光滑,受到大家的呵護,為什麼會這麼說呢?是因為有天我忽然發起了高燒,身上出現疹子,這時隱隱感覺到全家人焦慮的步伐和嘴中喃喃的說道:「怎麼這樣一個白白胖胖健康的小孩怎麼會這樣。」,縱使那時的我昏昏沉沉的,但記憶卻異常猶新。
       上了國中、高中,也就是正值青春年華的時候,有小孩的慒懂,也有小大人的半成熟,這時的我,認為自己就像那堅固但卻從裡發光的鑽石,總是一閃一閃的,這年紀同性、異性的朋友日漸增加,感覺自己似乎就像鑽石那般閃耀著大家,這時的每一個笑容都是那麼的閃耀,而朋友也都是在這時打下了基礎,每個朋友都是一個鑽石,就像電視廣告裡說的「鑽石恆久遠,一顆永留傳」,永遠是我記憶裡最閃耀的一部分。
      人生的轉折處,大學,又是一個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陌生的事,陌生的一切,就連我所念的科系,自己也都是陌生的,就在開學的一個星期後,我發現原來大學的生活跟我想的一切是完全相反的,是個過程艱辛,難熬,繁瑣的生活,但我也發現若挺過了那些艱辛的過程與路途,所回收的利益是相當大的,而且永遠保值,甚至增值,就好比黃金,它並不是一開始就是九九純金,而是經過反覆的淘金、洗選,再經過幾百度幾千度的火萃取而來,甚至經過塑形壓印而成為金塊、金條,所以,我認為大學這個階段就有如黃金那般,當自己充分學習到技巧、創意,這些都是別人偷不走的,所以,可為自己保值亦或是增值。
       珍珠、鑽石、黃金,這三種東西,都是有它一定的價值,之所以拿這三種來比喻我自己,就是在告誡與警惕自己,生命一定要活的有價值,縱使這三種價值並不相等,但也代表每一個階段都有它的存在價值,從珍珠的光滑到慢慢成長,社會化變成鑽石的有稜有角,繼續的接觸社會形形色色的人,變成表面光滑、圓融卻是充滿份量與價值的黃金,未來黃金絕不是我人生的最後階段,我要繼續走出屬於我自己的人生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