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礎論的困局()理性主義

 

 

基礎論的基本主張是,「在我們認知中,所有正確的信念與信念之間有著支持的(justified)關係,而這支持的關係所構成的結構像是一個大廈一般分為地基和上層結構,這個知識大廈的地基也就是不須其它信念支持的基礎信念,而上層結構就象徵是需要其它信念支持的非基礎信念。」

整個基礎論問題的焦點在於,這樣的基礎信念是否存在? 首先,我們可以分析出,這樣的基礎信念必須具備兩個特質,第一,它本身就已經是明顯為真而不須要其它信念的支持的,也就是所謂自明的(self-justified)的信念。第二,基礎信念可以用來支持其它正確的信念,而形成完整的知識網路。那麼,當目標明確之後,哲學家們就開始了尋找基礎信念的任務。

首先,由笛卡兒為代表的理性主義(rationalism)認為基礎信念就是那些在我們的認知中先天具備而且為真的信念,這樣的信念簡單稱之為「先驗知識」(a priori knowledge)。所謂「先驗知識」指的是那些不需依賴經驗也可以知道其為真的知識,也可以說就是在認知上先於經驗的知識。有時有人稱呼這樣的知識為先天知識,意思是說與生俱來的知識,其實這兩意思差不了多少,而且通常先於經驗的知識也應該是先天的,但是,稱呼其為與生俱來的知識會有比較多的麻煩,例如,笛卡兒認為矛盾律(P與非P不能同時為真)是先於經驗的,我們或許不需依賴什麼經驗也能知道矛盾律為真,但是,如果說它是先天的,與生俱來的,這似乎是說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都知道矛盾律為真,這似乎就很不可思議了。所以,不要將「先驗知識」當作是出生就有的知識而將其當作是人們認知中不需依賴任何特定經驗就必然可以獲得的知識會比較有說服力一些。

那麼,有哪些知識是先驗知識呢? 基本上,理性主義主張數學、邏輯等知識都是先驗知識,而這些先驗知識就組成了知識體系中的穩固的基礎信念而可以用來支持其他知識。然而,我們可以發現,就算這些先驗知識是正確的,但是光是這些先驗知識來作為基礎知識是不夠的,因為我們日常生活中大多數的知識都是經驗知識 也就是透過感官知覺獲得的知識,而由於理性主義認為經驗的知識是可能錯的,而且我們無法知道感官感覺何時會錯,因此,我們永遠無法信賴從感官感覺獲得的知識,因此,感官感覺的知識無法成為理想的基礎知識,那麼,既然在基礎知識的區域中沒有感官感覺的知識,那麼,其上層也不會莫名其妙的出現感官感覺的知識,因此,從這樣的一個思考角度來看,先驗知識無法成為一個好的基礎知識。

另外,為什麼先驗知識就不會錯呢? 以笛卡兒本身的懷疑來看,事實上,他只找到一個「我正在懷疑」這件事情是不可懷疑的,而其他甚至像是「1+1=2」都是可以被懷疑的,既然如此,我們又如何能夠信賴這些先驗知識呢? 而且事實上,從現代認知科學的證據來看,即使有些信念是先天的也有可能是錯的。例如,有證據顯示嬰兒從小就具有「一個東西不會憑空消失」以及「這個世界是3D的結構」這樣的信念,但是,當代物理學卻有證據顯示這些信念都可能是錯的,一個粒子可以和其反粒子碰撞後憑空消失,而依據相對論或是弦論,這個世界都不是3D的結構。然而,如果我們暫時放棄這些先驗知識而只保留一個「我正在懷疑」這樣的信念作為基礎信念又如何呢? 這單一信念是沒什麼用處的,因為,即使我們真的完全不能懷疑它,它也無法用來支持其他知識。因此,理性主義的基礎論可以說是失敗的,在懷疑了經驗之後無法將經驗重新放入知識網路之中,而提出的先驗知識也未必就正確,而真正找到的不可懷疑的信念又不足以建構起整個知識體系。

2008/2/25 華大學哲學系 冀劍制

返回